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当代美术家——路中汉

 
 
 

日志

 
 

残缺的走失 ——赏路中汉先生作品 文/孙雪峰(中国青年评论家)  

2008-12-26 13:28:42|  分类: 画外文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无意中遇到路中汉先生的写意花鸟作品,忽然被他纷繁复杂的线条和悲情的色彩扯住了。可以说,他的画作显有震撼——豪壮的大气令人神驰之外,又令人窒息——而他的作品,却让人呼吸到至为清新、本真、纯粹的空气,笃静中流动着鸟鸣山更幽的气息,犹如夕阳向晚时,远山传来的花木芬芳;宛似日暮独伫,亲近着散发泥土清香的土地。人们在感受大自然最淳朴的恩赏时,反而更能领受到时间的深沉。

    天地无心,而人感念其中,探求的疆域危机四伏,这种危机感源于审美的局限与未知,对边界的寻求与拓展,于此成为人自发的冲动。

    残缺的走失 ——赏路中汉先生作品 文/孙雪峰(中国青年评论家) - 苏文 - 中国当代美术家——路中汉 藤萝歌手  路中汉/作
 

    在《藤萝歌手》中,画家张大着这种迷茫的冲动。画面设境直白:栖鸟于藤萝曼舞之间,但黑白交错,褐粉相映中却潜伏着以无序求有序的跌宕。在这幅作品中,大自然的交响印在人的心灵上,交织出色彩的舞蹈,并产生幻听的错觉,创作者的情绪渗入色彩,任意随性的笔线勾合着生命的律动,画家循着意识的牵引,在懵懂中恣意铺陈。在此,技法已成创作者的累赘,惟余画家的感觉于沛然芜杂处突显,——情绪的碎片在铺张,残缺的线条从整体结构中浮现,并饱满着无限的意,这就令人摆脱了秩序、层次、空间的牵绊,入那天性的自由与洒脱中,且使动静相爻,神思奔放而致远。

    这种迷茫的冲动,同样弥漫在大地恩赐》、《私语》、《桃》、《瓜落我家》等作品中,成为画家不可多得的体验领悟。

 残缺的走失 ——赏路中汉先生作品 文/孙雪峰(中国青年评论家) - 苏文 - 中国当代美术家——路中汉      残缺的走失 ——赏路中汉先生作品 文/孙雪峰(中国青年评论家) - 苏文 - 中国当代美术家——路中汉

  大地恩赐  路中汉/作                                                         私 语  路中汉/作

 

 残缺的走失 ——赏路中汉先生作品 文/孙雪峰(中国青年评论家) - 苏文 - 中国当代美术家——路中汉      残缺的走失 ——赏路中汉先生作品 文/孙雪峰(中国青年评论家) - 苏文 - 中国当代美术家——路中汉

  桃    路中汉/作                                                                 瓜落我家    路中汉/作

   

    恰于此冲动之际,人的归属感反倒愈演愈烈,无定促使人向往着永恒。——在无可预料的人生面前,无论是对土地的归属,还是心之所向的寄托,归宿不可或缺地成为人回归的热望。归宿,多么温暖而又遥不可及的感念?于是,《苍茫大地》中所蕴伏的归宿感豁然喷涌——

    两只朋聚的生灵,在一望无际的绿野中,是在相互偎依取暖,还是拉近远方,先期地凝视?与其说它们在迷乱地蹒跚,莫如说它们正欲望着对归宿的寻找。莫非这也触动了创作者灵感的先机?

 残缺的走失 ——赏路中汉先生作品 文/孙雪峰(中国青年评论家) - 苏文 - 中国当代美术家——路中汉   苍茫大地    路中汉/作

    谈及归宿,就不能不提及画家的另一幅作品《包谷地》:成熟的玉米闪动在秋意中,光坠落着。《包谷地》不禁令人想起野人诗《浸泡》:牵着风/裹着雪/草原空空的//一棵玉米头低垂/面色苍白/身子佝偻着/干枯的叶子/被风晃动//我满怀乡愁。玉米生于土地,又归于土地,无论它予世界是创造或者破坏,无非镌印着对于灰飞烟灭之后的眷恋,并被无定左右,人又何尝莫不如是?而这玉米,是大地的惠赐,憧憬着的祖辈,还是存在的象征?对大地之乡的溯返,使人体味着悲怆的诗意,对于归宿乃至死亡的抵达,恐惧多于欣慰,而人作为朝死必死者,又将领略着何等的无奈?此外,试想归途中的大地,那样地仁慈,那样地敦厚,却也无意撩起了生命的悲剧。在满怀乡愁的同时,悲情意识悄然弥散。

残缺的走失(上) ——赏路中汉先生作品 孙雪峰/文 - 苏文 - 中国当代美术家——路中汉   包谷地    路中汉/作

    在《花落无言》中,生命的悲情意识被画家糅碎在残破的线条里,光黯淡了。我们不妨从作品的色彩中感味这种难以言喻的情怀,葵花雄踞于视野中焦,倔强、无言地垂首,纵使曾经辉煌灿烂,毕竟已成明日之黄花,成熟或者燃烧或许才是它生命最后的付与,能不令人感受到生命的悲剧和绝对的无奈?而背景以深蓝冲刷,色调苍邃、沉重,甚或有喧宾夺主之感,但诚如画家所言,背景采用了强烈的色彩,以大笔触狠狠地刷去,犹如野马发出凄凉的嘶鸣!他是为葵花鸣不平?还是悲情突破压抑时的勃然爆发?葵花沉默着……

残缺的走失(上) ——赏路中汉先生作品 孙雪峰/文 - 苏文 - 中国当代美术家——路中汉   花落无言    路中汉/作

    残缺在苍白中走失,繁多的病笔涌现的竟是如此充沛的情绪宣泄,感性和理性的辩证关系在此已不再适用,艺术作品仅仅对美的体认与感受称命,并运行于那天地自在的阔大空间中,蕴势勃发,于此,时间在黯然,人感召为,世界而为世界

道法自然思感缘构的冲突由来已久,当两者于同原结构中相荡相伐、互为牵扯之机,艺术以孽生,而这种牵扯中却隐藏着美的失语。由此,将人的情绪、领悟透过艺术语言表现,更显得难能可贵。路中汉先生正以他残缺的走失,自为梳理情绪的体悟方式,带人入那美蕴其中、神得意满的归守意境。

倘若艺术作品承载着艺术家的表现力和渲染力,我们谓之独特的或者陌生的,而这种独特性与陌生感并非仅仅实现艺术家本身,它更深邃的内涵似更趋近于美着的之自,人生全部的智慧就蕴藏在对这种美的寻求、相遇与叹赏中。

 

                                                            2008年12月9日于文芳斋 

  评论这张
 
阅读(144)|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