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当代美术家——路中汉

 
 
 

日志

 
 

醇厚的诗意 新清的格调 沙 雁/文  

2008-11-12 22:14:57|  分类: 画外文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醇厚的诗意 新清的格调     沙 雁/文 - 苏文 - 中国当代美术家——路中汉  后墙根    路中汉/作

 

醇厚的诗意 新清的格调     沙 雁/文 - 苏文 - 中国当代美术家——路中汉  桃        醇厚的诗意 新清的格调     沙 雁/文 - 苏文 - 中国当代美术家——路中汉  私语

醇厚的诗意 新清的格调     沙 雁/文 - 苏文 - 中国当代美术家——路中汉  追月     醇厚的诗意 新清的格调     沙 雁/文 - 苏文 - 中国当代美术家——路中汉  梦荷

 

路中汉的《蕉荫静憩》图,那是一幅构图、笔法、墨彩与意趣都颇奇特的作品。但见肥硕的蕉叶下横向匍匐着三只公鸡,均无昂然之姿,而备显悠闲之态。最令人不能忘怀的是,这种国画作品中司空见惯的家禽,到了路中汉的笔下,竟非常突兀地自呈全新的面目,强烈地反映出耐人品味的内蕴。只见鸡的躯体均极简洁地只用一两根线条勾勒出一个大致的三角形,头部也只用重笔点出彤红的冠子,再恰到好处地勾出似睁似闭的眼睛,其它的羽翼与喙爪,则几乎都省略了。就是这样一幅精炼至极的彩墨画,意独具撼人心灵的艺术魅力,使一同观赏的几位文友一致感到既美且新。我当时就不禁脱口说到:“如果说那厚重中显见扑朔迷离的蕉荫并不少见,或者可以说那是现代写意花鸟画常用的创作方法,那么,象这种主要用爽朗利索的线条为物造象,在夸张变形中别呈耐人玩味的妙趣的方法,则毫无疑问是一种大胆的创新。”

在接触了画家本人及其不少作品以后,我更有理由认为,路中汉在经过较长时间钻研传统技法与理论,并积累了较坚实的功底以后,在运用新的绘画语言、营造新的艺术语言的同时,也十分清晰地体现出对历史悠久的中国画程式的忠实地继承与勇敢的悖离;而正是在这种看似矛盾实质相反相成的探索实践,让人看到了难能可贵的艺术创作方法的更新与充满希望的艺术的生命。

我想就此谈谈路中汉作品的审美特色。无论是《夏日红》、《小红花》,还是《漫步中秋》、《江湖生涯》,都在竭力表现多元的也即综合性的审美情趣,并非单纯地塑造某一种特象、阐述一个一望而知的浅显清晰的理念。即是说,在其众多以小品形式完成的画幅里,总爱借闪烁不定的光影,跳宕交叉的墨线,扑朔朦胧的氛围,含蓄着更多发人遐想的内蕴,以昭示客观外界(包括辽阔宇宙的纭纭万类)的复杂多变与彼此间微妙的联系。如《小黄花》,它给人的印象就决不仅仅是荒郊乱石丛中的几株星散的孱弱的小生命,还看到同它为伴的更加细弱却颇顽挺的野草,以及布满上下空间的由顽石织成的灰色的罗网似的背景。这些东西都没有刻意去描摹,而是很自然地画出,却十分真实地深藏寓意,耐人寻味。再看写耨暑荷塘的《夏日红》,整幅画具有强烈的动感,不仅被斑驳的荷荫所笼罩的水波活脱脱是浮光跃金的景致,连荷叶荷花似乎都摇曳不定,在诉说着什么。我们看到的分明是幽静中蕴含着生命的律动,在光与影的冲突中,又仿佛漫着一层朦胧的梦幻似的轻纱,同样地引人浮想联翩。从中我们看到画家为了追求深层的多元的审美效果,往往借助于纯熟的对光亮的描摹。试看《江湖生涯》中那颇显滞涩凝重的波纹,不但与传统的工笔和写意的画法绝不相同,分明借鉴了油画的技巧,然而又并未脱却国画的笔意与墨韵,而由这种断续、恍惚的波光所构成的整幅画的氛围,便是画家所要渲染残秋的萧瑟与苍凉。

我认为,意境与意象是国画的灵魂,而笔墨则是国画的骨骼,或谓躯干。延续几千年的国画,从来都以笔墨为重,关于笔墨的论述,古今绘画典籍都有提及,如潘天寿先生在谈到笔墨的重要性时还说:“盖笔墨两者,相依则为用,相离则俱毁。”又说“吾国绘画,以笔墨为间架,故以线为骨,骨需有骨气,骨气者,骨之质也,以此为表达内在生活力之基础。”由此可以进一步理解,以笔墨意趣为特色的国画,是华夏民族人文精神的反映,是有别于西洋绘画的独特的艺术形式,体现了我们民族历史悠久的心理审美定势,潘天寿还有一句名言:“中西绘画要拉开距离。”距离就是生命,现在有些画家包括吴冠中先生这样的大名家,创新之精神令人钦佩,但是那种消解了笔墨的韵味,即既像水彩画、钢笔画,又像装饰画的作品,虽然在海外颇获赞誉,而在海内——在国画的故土却不一定为人们喜爱,且有论者指出,吴冠中先生的作品,往往有笔墨浮滑的缺憾。这使人想起清代宫廷画院中的名家,意大利人朗世宁,他的作品精细绚丽写实性极强,比传统中国画更讲究透视的真实真可谓栩栩如生。然而朗世宁笔下的中国画却将中国画与西洋画合二为一,消融了距离,或者说是将西洋画的技法取中国画的笔墨而代之,徒具中国画的题材与名称而已。我之所以要牵扯出这段话,是想借以说明路中汉先生年龄虽轻,但他对创新所持的态度,确是大胆而不轻率的,不像吴冠中先生所说的“笔墨等于零”而予以全盘否定。路中汉没有放弃作为中国画骨骼的笔墨,只是让笔墨发生变化:变得错综复杂与淡化,带着诡谲奇幻的色彩了;化的极具隐蔽性,因而也更具缥缈迷离的韵味。可以说,路中汉对传统与古典是颇有心得的,这是身为画家而欲创新者的必需之基础。对于一位出版过画集与专著,在高层次的中国美术馆及在新加坡与德国慕尼黑、科隆、波恩等许多地方举办过画展的路中汉,我们有理由相信,在他来日方长的艺术创新之路上,定会收获到更多更丰硕的成果,为弘扬祖国传统艺术的光华创作出更引人瞩目的成就。

 

                                                                 ——著名艺术评论家     沙 雁

  评论这张
 
阅读(151)|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